不知道取什么名字

【王者荣耀】一年后你还会爱我吗?

一意深予:

首先表白孔明大人♡
虽然我的心还是李白哥哥的x
bg向,孔明大人x你,隐吕婵,小学生文笔,架空。
梗来自陈奕迅,侵删致歉。


01
你打开手机qq,他还是置顶,上一条消息却已经是半年前了。
你看着给他设置的备注:宇宙无敌可爱亲亲宝贝小亮亮,摇头笑过之后心底就是一阵酸楚。
你的诸葛亮,那个眼底有万千山河的男人,如今却要离开你了。


02
第一次遇见诸葛亮是在学校操场,那时你是高一新生,才入学没多久,正是青春如花的年纪。
一众学长们围着打篮球,由于各个俊美不凡,围观的学姐自然是里三层外三层。你和朋友貂蝉很不巧地站在最外围。
突然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,你被这惊天动地的呼喊声吓得一懵,旁边立刻有学姐解说:“这是高二李白哥哥!!去年向全国知名杂志社投稿结果成为知名作家的那个!天啊他的那篇将进酒写得简直酷毙了!”
你撇撇嘴。又是一群花痴迷妹。
貂蝉笑着看你:“怎么了,不开心?”
“没,”你哼一声,“看不惯花痴而已。”
“哇啊,”旁边立刻有同届妹子附和,“会写文章就已经很了不起的,没想到球也打得这么好啊。”
你有点不屑,就不信这么大个学校里还没有个不爱凑热闹的人了。四下环顾一圈儿,看见一旁的大树下坐着个人。白色衬衫,干干净净冷冷清清,捧着一本书认真看着,与这边欢腾的氛围截然不同。
她也顺着你的视线看过去,忍不住惊叹:“还真有不凑热闹的人呢,依我看来,也是个帅哥哦?”
场上打得火热,突然有个人推一把身边高大的队友,说道:“喂奉先,你去把孔明喊来,太白这家伙太过分,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今天尽出风头。”
吕布笑了笑:“那也得我请得动人家。孔明是什么人啊,请他来不如请子房。”
李白勾唇一笑:“叫他来,就说刘老大有请。”
吕布立刻被众人赶下场。
围观的姑娘们自动让开条路,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。这肌肉,这锁骨……太性感了!
你和貂蝉恰好站在边上,吕布头稍一转,就看到正在望着他的貂蝉。
四目相对。
一双剪水秋瞳脉脉含情,樱花般的嘴唇微微抿着,此刻略带点好奇地望着他。
吕布只觉得心脏漏了一拍,突然喘不过气来。
好歹是迷妹众多的男人,他只微微一怔,便缓过神来,继续走向树下那个清冷的人。
而刚刚那惊鸿一瞥,却一直在心底挥之不去。


03
书页上突然被抹上一层浓重的阴影,诸葛亮眼皮都没抬一下,问道:“什么事?”声音正如同他浑身的气质,像是微凉的寒水,矜持又冷静。
吕布不好意思地笑笑:“玄德喊你去替他,他刚受了伤,想下来休息休息。”
围观的貂蝉默默含笑。嘿,这家伙,也懂得撒谎呀!
诸葛亮这才抬头瞥他一眼,锐利的眼神让他有点无处遁形:“他为什么不自己来请我?”
得,这是傲娇了。
吕布左右没法,貂蝉却眼波流动,掩唇笑起来。她对你说:“你看到刚刚那个人了吗?摔得真惨呐。这不,立刻被抬走了不是?一群人都不能继续了,也是扫了迷妹的兴。”
你错愕,想这貂蝉也是个爱看热闹的人,只能顺势应道:“啊、啊?是啊……”
眼珠子却滴溜溜地在吕布貂蝉身上来回打转。
围观的群众都看过来,诸葛亮实在是没法,众目睽睽之下,书自然是看不下去了。盛情难却,只好站起身向球场走去。
吕布跟在后面,路过貂蝉时做了个无声的口型:谢了。
貂蝉垂眸笑笑。
你:怎么不对我说谢谢呢???


04
刘备自然是没来,家里的女朋友前不久生病了,他请了几天的假安心照顾她。
这些诸葛亮自然是知道的。
他颠了两下书,寻思着交给谁保管比较好。
认识的人都要打球,而这不认识的人……
他狭长的眼眸扫一眼球场,目光所及之处都会响起一阵热烈的尖叫。
这可有些头疼了……
再一转眸,看见你安安静静地盯着他。
诸葛亮也没再多考虑,报复的意味也有些,谁叫你没事要帮着撒谎的?他径直走向你,眼眸幽深如潭,然后把书交给你,轻声道:“麻烦帮我照管一下,谢谢。”
你后知后觉地点头:“……哦。”
心想着这人太好看了吧!难怪迷妹们要尖叫啊!
整场比赛你都是在貂蝉暧昧的目光和迷妹们尖锐的眼神中度过的,你浑浑噩噩,只顾着抱着怀里那本书,脑子里第n次回响起他清淡如水的嗓音:麻烦帮我照管一下,谢谢……谢谢……谢谢……
“诶~你脸好红啊。”貂蝉戏谑地笑道,调皮地伸手戳了戳你脸颊,眼眸一弯,月牙儿一般讨喜。
你这才反应过来,偏过头不说话。
可沉默着沉默着,视线不自觉地飘到场上那人身上去。明明是一样的白色衬衫,偏偏比李白少一分风流飘逸,多一分自持冷清。
总而言之,就是很、禁、欲!
你感觉自己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起来。
貂蝉:哎呀,少女情怀总是诗呢。


05
自那天以后,你就开始疯狂追逐诸葛亮。
下课堵在他们班门前,对刘备说请帮我叫一下诸葛亮已经是常态;放学后屁颠屁颠跟在诸葛亮身后,有女孩子稍微靠近一点你都要扑上去抱着诸葛亮大腿叫爸爸。
貂蝉表示:女朋友被拐跑了,人家一点都不介意。
诸葛亮有时候被缠得没法了,揉揉太阳穴很头疼地看着你:“你想怎么样?”
你认真地想一想:“做你女朋友?”
他只当你是开玩笑,目的是为了报复上次在球场不甚愉快的初次见面。
“别开玩笑了。”诸葛亮轻轻叹一口气。
他的眼眸很浅,眼神也很淡,似乎没什么能让他在意,没有一粒石子能在他波澜不惊的眸底溅起水花。可就是这样的目光落在你身上,也足以叫你心花怒放了。
这就是喜欢吧。
你急了:“我没开玩笑啊!我真的喜欢你!”
诸葛亮垂眸想了两秒,探询的目光再次落在你身上。
“那么,”他柔软的嘴唇上下开合,“如果下个月的运动会,你参加一千米长跑能拿第一,我就答应你了。”
你不擅长运动,但是没关系。
他给你机会,你就有足够的信心去争取。
“好!”你兴致勃勃地冲他笑了起来。
少女热烈的姿态在他眼中开成一朵花,他也不禁笑了笑。
“你等着我来娶你回家!”你口不择言,心里的喜悦简直要飞溅出来,蹦蹦跳跳着走开了,想想又转身给他一个结结实实的飞吻,“这段时间不准让别的女孩子靠近你!”
有人投来异样的眼光。
可这是他第一次不在意。
一时的心血来潮而已,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开在过去的花,在时光里风化成沙。


06
诸葛亮已经有一个月没有看见你了。
在运动会前夕,他收到一条短信:hey可爱的小亮亮,准备好跟我回家了吗!明天的比赛一定要来看哦!看我是怎么帅气逼人地跑到终点的,嘿嘿!
一条陌生短信,可光看语气他就知道是你。
他微蹙眉头,什么时候,他已经对你这么熟悉了?
他心弦微动。
亮亮男神♡:好。
“呀吼!”你抱着手机,开心地一头栽进枕头里。


次日。
你穿着运动服,活力十足地跑到他身边跟他打招呼。
他安静地点了点头,算是答应。
貂蝉笑盈盈地说:“想不到我快成为孤家寡人啦。”
小乔牵着周瑜的手,嘻嘻地笑起来:“貂蝉姐姐可以来找小乔玩呀!”
周瑜低头看她一眼。
小乔立刻闭嘴。
貂蝉看着两人旁若无人地打情骂俏起来,也觉得有趣。
比赛很快轮到你检录,你生怕诸葛亮等得不耐烦,从一开始就没命了似的往终点冲,转眼就超出人群一大截。
吕布:“……好强。”
貂蝉:“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啊~”
小乔:“周瑜大人,你也能做到吗?”
周瑜:“……”周瑜不想说话。
最后一百米冲刺,你一个踉跄差点栽倒,却很快稳住身形,向终点飞奔而去。
第一名!
你几乎要哭了出来,狂跳的心脏还未平静,脑子里全是轰鸣的风声,围观的人欢呼为你庆祝你都视而不见,左右张望着找诸葛亮,却四下不见人。
你跑得这么快,他还是走了。
迟来的一口腥味从喉间涌上来,你憋了半天没憋住,最终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貂蝉连忙走过来:“用得着这么开心吗?”
你扑进她怀里哭得浑身打颤:“他走了……呜呜呜!他没看到!我是第一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貂蝉眨巴眨巴眼,有点懵:“他不是刚刚跟你说……去给你买瓶水吗?这里离小卖部有点远,今天人应该挺多的……”
你瞬间哑了,讷讷地张着嘴,说不出话来。
诸葛亮正好在这时候走过来,看着你哭得稀里哗啦,想了想,伸出手替你拭去脸上的泪水。
“哇——”你扑进他怀里尖叫起来。
他被这突然一嗓子吓懵了,顿了一会儿才安慰性地拍拍你的肩:“好了,女朋友,知道你拿了第一。辛苦了,喝点水吧。”
你立刻止住哭声,接过水。
看他浑身僵硬居然还有点想笑,硬生生憋住了。
“补补水分再接着哭!”
“……”


07
你翻着相册里刻意截下的聊天记录,看得发笑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亮亮你喜欢我妈~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不喜欢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你虐待老婆,你居然不喜欢我,哇![哭泣jpg.]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你这手癌……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喔……嘿嘿~那你喜欢我吗?[比心心jpg.]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嗯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那你喜欢我妈吗!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不喜欢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你怎么能不喜欢你未来丈母娘呢!你果然对我不是真爱呜呜呜……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……喜欢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不行全世界你只能喜欢我一个异性!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……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不想理你了。


你翻到最后一页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亮亮,你真的不要我了吗?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分手吧,对你我都好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亮亮,我们见一面好吗?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没必要了。


那么多追逐的时光,却在新的时光来临时,显得那么不值一提。
你用青春年华追随的那个人,最终却要成为你的过客。
想到这,你眼泪又快掉了下来。
你颤抖着点开与他的会话窗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诸葛亮,最后陪我去一场演唱会吧。就是彩虹乐队去年预售的票,你还记得吧?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嗯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看完我们就分手吧。
孔明大人的小娇妻:我就,还你自由。
诸葛亮的指尖在空气中凝固一瞬,却很快落下。
宇宙无敌亲亲可爱宝贝小亮亮:好。
你关掉手机。
泪如雨下。


说起来这个彩虹乐队也是个恶趣味的组合。
也算是个有名气的一流乐队,提前一年预售了自己演唱会的门票:那么明年你还会爱我吗?仅限情侣购买,一人的价格可以获得两个席位。但是,一份情侣券分为男生券和女生券,恋人双方各自保存属于自己的那张券。一年后,两张券合在一起才能奏效。票当然卖得很快,你也毫不例外和诸葛亮买了一张。
可没想到的,不过一年时间,你们就要分手了。


09
再次看见他,没想到已经是半年后了。
他的眉眼依旧清隽,眼眸很恬淡,看人的时候会微微一抬眼尾。这些细节你都记得,这个人还是你再熟悉不过的人。
可你看着他,却一时无话。
诸葛亮也看着你。
也许是跟他在一起久了,你也逐渐向他的爱好看齐。这次也习惯性不再常穿你粉嫩嫩的小裙子,套上件灰色的大衣,此刻安静无话的样子,也不免让他一阵感叹。
那么活泼爱闹的你,却终究在他这里不言不语。
“进去吧。”
还是他开了口。
你便跟在他身后静静走入会场。


出人意料的是,有很多座位是空缺的。
原来在时光里,我们终究还是弄丢了彼此。
你看着这景象,不由得心底一酸。
有对情侣骂骂咧咧地走过,刚走到你身边时,诸葛亮原本走在里面,却突然和你换个位置,手虚搭在你腰间,就像将你搂在怀里一般。
气冲冲的男方不小心撞上挡在你边上的诸葛亮,他神色未变。
你又是一怔。
他是不爱与人接触的,也是天性低调的。可你这么张扬一个人儿,在一起那会儿整天大庭广众之下要亲亲抱抱,弄得他无比尴尬且无奈,你却总猜疑他是不是不喜欢你,还美其名曰喜欢我就应该学着接受啊!
现在想来,他不是不体贴,不是不够爱你,只是你太肆意妄为,总把喜欢挂在口边,却没有考虑他的感受罢了。
大概是你的任性,最终消耗光他所有的爱意。


10
灯光暗下来,主唱高渐离走出来的时候,看见观众席上那些刺眼的空位,露出有些尴尬的歉意。
他嘴唇微动,似乎想说什么,却最终无话。
音乐响了起来。
【若这一束吊灯倾泻下来,或许我,已不会存在。】
你却早已无心在音乐上,忍不住调整姿势,有点局促不安。
这首歌唱罢,便各自回家,从此天涯无话。
【若这一刻我竟严重痴呆,根本不需要被爱。】
“怎么了?不喜欢?”
他倒是很敏锐,目光落及你身上,带着些询问。
你的心突然就安静了。
“不是。没什么啦。”
他这才移回视线。
【人总需要勇敢生存,我还是重新许愿。例如学会,承受失恋。】
这几个字一字一顿敲到你心里去,敲得你心脏发麻,顿时眼圈就红了。
他是你心心念念的孔明,怎么能说放弃就可以放弃呢?
【明年今日,别再要失眠,床褥都改变,如果有幸会面,或在同伴新婚的盛宴,惶恐地等待你出现。】
你突然就想起那天大半夜的你发烧,做了个噩梦,迷迷糊糊醒来给他拨个电话,口齿不清地哭着跟他抱怨。
他很冷静地听你抱怨完,说:“你在家等我,记得给我开门。”
你当时满心欢喜地应着,过一会儿就烧得迷糊了,一觉睡得天昏地暗,早不知道把他忘到那个犄角旮旯里了。
等你醒来已经是上午十点了,一按开手机,嗬,几十个未接电话,全都来自你可爱的诸葛亮。
你这才想起和他的约定。
“记得给我开门。”
但是……这都几点了,你怎么能把他忘了呢?
你顾不得穿鞋,从床上一跃而起,冲去玄关打开门。
阳光有点刺眼,你半眯着眸,就看见那个人安静地倚在扶梯旁,白色衬衫一丝不苟,目光柔软地落在手中的书页上,认真的眉眼在阳光里熠熠生辉。
你不过是碰个运气,没想到他真的在。
许是还生着病,情绪格外容易激动,你的眼泪猝不及防就砸了下来。
诸葛亮听到声音就转过头看向你,却见你一言不发哭了出来,蹙着眉有点手足无措。
默了片刻,他无可奈何地弯弯眸:“给你带了些药,还有你爱吃的东西,先进去再说吧。”停顿一下:“别哭了,多大了,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爱哭,羞不羞?”
“我才没有!”你红着脸抹了把眼泪,朝他手臂抱过去。
是冷的。
即使外面出了太阳,也是冷的。
他莫不是站了一夜?
可他什么也没说,只弯弯好看到极致的眉眼,给你泡药擦眼泪,甚至温柔地亲了亲你的唇角。
他真温柔。
其实大多数人都不看好你们,因为他表现得总是太矜持冷淡,太克制,就好像根本没有投入。可只有你知道他很低调的温柔,这就够了。
——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温柔。
【明年今日,未见你一年,谁舍得改变,离开你六十年,但愿能认得出你的子女,临别亦听得到你讲再见。】
所以……要说再见吗?
你转头看向他。


11
高渐离在台上温柔地唱着歌。
你突然坐在那里,泣不成声。
你虽是极力掩饰着,抽泣的声音却还是被他听到。诸葛亮转头望着你许久。
“之前,我的生活一直是按照计划来的。是你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,所以我想要和你分手。我们的认识是个错误,你太随性,我无法将你安排进我的未来里。现在,做出点改变吧。”
你抬起头望着他,下巴上还挂着泪,鼻子一酸,视线又模糊了起来。
我们曾经那么好,原来不过是我的错觉。
我用青春去追逐你,想来不过一场大梦。
你正打算伸手揉眼睛,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掌包裹住。
身边的人凑过来,你从模糊的泪眼中依稀望见他似乎亘古不变的好看眉眼。
“结婚吧。”他风轻云淡地瞧着你,唇边泛着一丝若无若有的笑意。
什么!!?你惊愕到不知作何反应。
他索性隔着扶手一把将你拥进怀里。
“我再说一遍,结婚吧。”他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清冷,却让你暖得忍不住又落下泪来,“从现在开始,你将被写入我的未来。”
“呜哇……”
你终于在他怀里哭出声音,心底一阵一阵的委屈疯狂涌上心头。
“你这个……嗝儿!大骗子!嗝儿……戏弄我……好玩吗……嗝儿……”你哭得太厉害,突然喜感地打起嗝来,气得挥起拳头揍他。
“傻子。”他哭笑不得,只能把你抱得更紧了些。
他也百般想过要放弃。
在来之前,貂蝉给他发了一条短信:你还记不记得那次运动会长跑的事?她是运动白痴,却拿了第一,你知不知道为什么?因为她是用命去爱你。
貂蝉真是聪明人。诸葛亮看到后笑笑。
他当然知道,那一个月,你天天在操场上练习,他就坐在一边看书。
你以为他不知道,却不想你的所有努力他都看着眼里。
所以,结婚吧。


12
原来相爱的人不一定会在一起。
但如果我再遇见你,我的姑娘,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?

评论

热度(35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