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取什么名字

【刀剑乱舞】本丸育儿经 · 三日月宗近篇

居然是沉柒 _6.27中考筹备中:

又名:我的儿子是基佬(误)。


前篇请戳链接:  本丸育儿经·大和守安定篇


   
   


02.


我叫三日月石青,今年六岁。


我的父亲是三日月宗近,母亲是他的上司,对,你没看错,他们是职场恋爱(?)。


和本丸里的所有叔叔哥哥弟弟还有假妹妹(??)一样,我每天都在拼命练级,跟在队长身后蹭经验,跟隔壁那个只知道吃吃喝喝嘻嘻哈哈的大和守小安定完全不一样。不是我自夸,我长得是清秀了些,可我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孩子!是男!孩!子!


小安定你把眼睛给我擦干净再来缠着我。


我们家的本丸,清纯不做作不矫情,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。似乎从我开始记事时,母亲就已经站在很高的地位上了。大家都说,父亲是母亲这么久以来唯一的近侍。我不懂这个词是什么意思,于是跑去问青江叔叔,他告诉我,近侍就是侍寝的意思。


他还说,父亲可能是靠脸上位的。


哦。
  
我的父亲三日月,实不相瞒,他是我见过的所有人里长得最好看的那一个,好看到连我这个做儿子的都有些嫉妒。


母亲常常安慰我说,“石青也很帅气啊,跟你爸爸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将来一定也会有很多女孩子追的。”


先不吐槽这个奇怪的“也”字。这句话,以前我信了,现在再提起,我只能呵呵一笑。


是哦,女孩子没招来,倒是招来了隔壁那个长得不错可惜带把的大和守小安定。


隔壁本丸里由安定先生和大和守夫人当家,是的,和我父母一样,他们也是职场恋爱,就是上司跟下属之间的那种。安定先生为人严谨,大和守夫人活泼可爱,鬼知道他俩的儿子是错带了什么基因,为什么变成这样!!


那家伙天天偷跑到我们家来“石青石青石青”地叫,父亲似乎很欢迎他,每次都揉揉他的脑袋让我们好好相处,我非常不屑——我要和漂亮的小美女们相处,谁要和他一起玩啊!


话虽这么说……可是本丸里除了乱酱以外,似乎都是清一色的男孩子。


……好像乱酱也是男孩子。


父命难违,尽管内心万千个不愿意,我也只能乖乖地定期带着小安定全院一日游,有时候会教他捉小虾,有时候会带他一起恶作剧,说不上是有趣,但也绝不无聊。


“石青石青你喜不喜欢我?”


那天挖鱼饵的时候,小安定突然板起脸,用他自以为最严肃但其实很滑稽的表情看着我。


“你脑子坏掉了吗?”


我没好气地回了一句,他扁扁嘴,有些泄气,“那你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喜欢我了啊?”


我专心刨土,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,“是啊。”


天地良心,我当时真的只是随口一说,可谁晓得他会突然扔了铲子就坐地上开始哭,一哭还上了瘾,豆珠一样的眼泪啪嗒啪嗒砸了满地,瞬间就让我慌了神。


“你……你哭什么啊!”


他不回答,反而越哭越凶,哭声吓到了正在和乱酱玩捉迷藏的前田君,也惊动了里屋刚为母亲研好茶的父亲。
  
父亲不急不缓地走过来,华丽的服饰稍有些褪色,但依旧风度翩翩,气质斌斌。
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
他抱起抹着眼泪的小安定,问我。
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
我没说谎,我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就开始鬼哭狼嚎。
  
小安定闻言,又开始哭,抽抽噎噎地趴在父亲肩头,哑着嗓子告状道,“石青欺负我qwq。”


???


! ! !


你不要睁眼说瞎话好吗?


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


虽说我的父亲三日月平时是以温柔美貌与强大闻名,可他对家人,尤其是对我非常严格,那双蕴着弯月的眸底冷冰冰的,看得我心里直发慌。


“怎么回事?石青。”


我,我……我委屈。


“就是说……不是我的错啊。……啊喂你不要再哭了,喜欢,我喜欢还不行吗!”


小安定变脸一样收起了眼泪,“真的?”


“……嗯。”


“我想听你再说一次qwq”


“你不要得寸进尺啊!”


“呜……”


“停停停打住!我喜欢你!这样可以了吧!”


“我也喜欢石青!”小安定从父亲的臂膀间跳下来,在我和父亲脸上各吧唧吧唧亲了两口,心满意足地转身回家了。


与此同时,我看见父亲的眉毛似乎抖了抖。


       


那之后又过去了不久,隔壁召开了一个盛大的欢迎会,似乎是大和守夫人期待已久的萤丸叔叔终于赏脸光临,大家都感觉心情不错,所以这一次的规模也比以往大了很多。


我趁乱混了进去,悄咪咪找了个角落坐下开始蹭吃蹭喝。安定先生果然很大放,客席上放着的点心一看就不便宜,我狼吞虎咽塞了满满一嘴,这时候突然有个不长眼的家伙从背后拍了下我的肩膀,吓得我浑身一颤,差点噎死。


罪魁祸首很自觉地给我递来了一杯果汁。


我给自己顺了顺气,好不容易把卡在喉咙里的蛋糕咽了下去,才看清旁边一脸坏笑的鹤丸叔叔,手里还捏着一张写满了字迹的纸张。


“鹤丸叔叔好。”


“你好啊,三日月家的小少爷。怎么有心情来我们这边做客了?”


我总不能说是我偷着进来的啊,只能硬着头皮将计就计,“是小安定邀请我来的。”


不可思议的是,他居然信了。还一脸郑重地点了点头,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。


“怪不得,小安定一会儿要去朗诵,所以才想让你在台下看着吧?现在的孩子,真早熟啊。”


哦,原来那张纸是演讲稿啊,怪不得那么多字,我看一眼就觉得头大。


“这稿子好没新意啊,鹤丸叔叔,我可以加一句话吗?”


他很爽快地递给我一支笔,“当然。”


我也不客气,在桌角腾出一处平整的地方,大笔一挥,写下了几行歪歪扭扭的字。


「我崇敬的盖世英雄叫做三日月石青,总有一天他会一展风姿,打败他的父亲而闻名于世。」


啊!我的野心!我的骄傲与梦想,努力与目标,全部都凝结与这短短的一句话中!


鹤丸叔叔很满意地点了点头,笑着离开了。


虽然这样讲可能有些不礼貌,但不知为何……我觉得他的笑容很不怀好意。


事实证明我的直觉是对的。


为了不被抓包,我特地夹了一盘子甜点躲到了庭院最难于察觉的角落里,屈膝而坐,一边翻看着从乱酱那里借来的怪志小说,一边听着身旁那群陌生的叔叔们叽里呱啦的谈话。


然后,我一个不小心,就听到远处传来了一句音量被麦克风扩大了无数倍的稚嫩童音。


“我的意中人叫做三日月石青,总有一天他会身批流光金铠,扛着四十米大刀来娶我。”


噗!!!


我差点把嘴里的果汁全喷出来。——当然,也只是差点。毕竟不远处的萤丸叔叔已经喷了别人一膝盖的茶水,如果我再喷一次的话,似乎不大妥当,犹豫了片刻,最后只能悻悻地把果汁咽了下去。


不对不对不对,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导演!


我抬起头,果不其然看见了缩在万叶樱后的鹤丸叔叔,他对上我的视线,毫无悔改之意地朝我摆了摆手,还无声地做出了口型。


——“不用谢我。”


我谢你个大头鬼。


安定先生走上台,把小安定抱了下来,他们在远处耳语了什么,随后我就看到一脸杀气的安定先生径直朝鹤丸叔叔走了过来。


作为回报,我也朝他无声做了个口型。


——“自求多福。”


哼。


做完这一切,我感到浑身舒爽,身后不断传来鹤丸叔叔关于“安定你冷静点!”的叫喊,听得我大快人心。反正吃也吃饱了,我正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忽然就感觉到身后的某个方向投来了一股炽热的目光,烧灼着脊背,让我不敢再继续迈步。


我咽下口水,回头瞧了一眼。


……


卧槽。


……


“爹……”


是的,根本没道理出现在这里的父亲,此时此刻,就这么戏剧性地站在了我的身后,默默看着我。


苍天绕过谁。


我这一生的清白,大概都被那一句话给毁了。


“父亲,你听我解……”


“宗近!”


话都还没说完一半,人群中又窜出了一个人影,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直接扑到了父亲身上,接着,她整个人以“挂”的姿势抱住父亲的右臂,摇摇欲坠。


我就很奇怪了,为什么总有人要打断我的话,这是关乎于未来与贞操的解释,很重要的懂不懂?


可看清了那个人影后,我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
母亲……您好歹是位主公,醉成这样很丢脸的好吗。


“哎呀,”父亲依旧保持着一成不变的笑容,“主,您喝醉了。”


这……不瞎都能看得出来吧。


“宗近抱!”


“好。”


哦,听听,听听,这遍地撒狗粮的对话。


母亲被父亲拦腰抱起,不知是不是因色所迷,她双眼迷离地盯着父亲的侧脸看了一会儿,而后居然伸手扳住父亲的下巴,啵地一下就主动献上一吻。


哇哦。


以青江叔叔为首的闲杂人等开始狂呼。


父亲则一脸淡定地念出了他的口头禅。


“久违的肌肤之亲吗?哈哈哈,甚好,甚好。”


要亲回家亲成吗,辣眼睛,我还没成年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
最后还是我和父亲一左一右,架着醉到不省人事的母亲一路回到了本丸。


距离母亲上一次这般失态,大概已经过去了一年半。母亲酒量不差,可酒品着实让人不敢恭维,上次喝醉,她一言不和就拔了刀开始乱砍,几乎要把整个本丸给掀过来。那时候,连一向可靠的长谷部都拿她没辙。


也就是这样的母亲,只要单单看了父亲一眼,瞬间就如同被顺了毛的猫一样,乖乖安静下来,不再大吵大闹。


他似乎有着可以包容万物的耐心。


“父亲,为什么您会这么温柔?”


他转头看着我,遂蓝渐变的眸子在月光的陪衬下显得熠熠生辉,美得让人挪不开视线。


“曾经也有一个人,问了与这意思相近的问题。”


“……诶?”


“时隔很久了,那个人现在也已经有妻有女了吧……哈哈哈。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温柔,所谓的温柔,就是能好好关注对方。能好好关注对方,就足以说明这个人很强大。所以在我看来,温柔,即是强大。我记得那时,我也是这样回答了他。”


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
“哈哈哈哈,居然能说出这种话,我果然是上年纪了吧。不过啊……石青。你要记得,早晚有一天,你会变得比我更加强大。”


嗯,我相信着,并且由衷地期待着那一天。
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“石青石青石青~早安!”


“早安,小安定。”我接过那毛孩子手里一看就分量不轻的小水桶,带他走进了大门,“今天想玩什么?带着水桶是想捉鱼吗?”


小安定点了点头,随即沉思片刻,又摇了摇头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“石青今天不大一样。”


“哪里?”


“嗯……”他支支吾吾,似乎是在脑中搜索着合适的形容词,“感觉……比以前更温柔了?”


“是吗?”


我放下水桶,笑着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小脑袋。


今天的三日月石青,依然在以超越父亲为目标而努力前进着。
 


Fin.

后篇:


本丸育儿经·三日月宗近篇


本丸育儿经·加州清光篇
 


小安定完美继承了大安定时而天然时而腹黑的美好属性hhhh。

评论

热度(206)

  1. 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居然是沉柒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