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道取什么名字

穆穆惊了东南:

他年轻得不像是一个英雄。
他拿起过许多许多次剑,吼得声嘶力竭,险象环生守一个神话般坚不可摧的擂台。


可他今天决定放下剑。

英雄也有不是英雄的过去,赢了输了起起落落,发光的铠甲下有不为人知的累累伤痕。
他又要去打架了,同那个和他打了许多年的朋友。是啊,朋友,打了那么多年,前一秒刀光剑影,放下剑来却能把酒言欢。
那天他没出现在战场上,他是第一次如此。
因为他丢了他的师父。
那是个剑法了得的胖子,长得特别着急,歪着脖子看起来脾气很好的样子。
师父去哪了,他是知道的。
去了一个与他们的江湖无关的地方,那里没有不死的热血,没有并肩走过的黑夜和携手拼搏的荣光,没有且歌且笑敢怒敢狂的洒脱,那是另一个世界。
很难说那个世界是好是坏,应该是有很多人向往那个世界的,可他知道胖师父不是。

胖师父年轻时也是执剑战四方的人,能削的人都削过,厉害极了。
后来胖师父放下剑,开始教他们剑法,不止如此吧,胖师父手把手带出了好些个英雄,自己不说,心里可得意着呢。
他们凭手上的一把剑说话,放下剑一笑泯恩仇,他们策马披挂在血雨当中,以在战场上毁灭自我感情为最上等,转身却能捧出一颗最坦荡的赤子之心。
把人生最美好的时间耗在一把剑上,值得,都值得。
英雄终会迟暮,到那一天他或许也要放下剑,然后腾出一双遍生厚茧的手去教别人如何仗剑,如何行走天涯。

他后来偶尔会想,他这一生,与侠之一字最契合的时候,大概是他们抛却成败放下利刃的那一刻。
他曾经拿起过许多许多次剑,他今天决定放下剑。
即使可能会为人嘲弄以卵击石,为上位者耻笑不自量力,为不怀好意者概括为拉山头搞独立,甚至为爱他的人惋惜这一招是自毁长城。
这些暂时都不算重要。
他想过最坏的打算,也只是想想罢了。纵死犹闻侠骨香,不算输。置之死地而后生,也不算赢。


他这一路走来不算容易,从来是一条路走到底,吃过旁人不敢想的苦,然后石头缝里也要为他开出一朵花来。
不知道这次还会不会开花。
不知道石头缝与人,哪个温和一点。
怕什么,纵然天河倾覆,许多年后他也能指着最亮的一颗对自己说:看,它曾经为我坠落。

他们的世界里,从来都劝每个人去争去拼。
胖师父你看,我们争了我们拼了,可能这次你要骂我们了。

那个世界不会听英雄说话。
还有很多人,猜测他们为什么这样做,反复分析这样做是否值得,悉数他们曾经的成绩,然后带着不明的意味深深叹气。
为什么要这样做?
不知道啊,只是想做,是非成败,本就不应该一概而论。
他只是要对得起自己,为了以后更多的人还能拿得起剑,我便暂时放下又如何。
或许也不为别人,只为我自己。
只为我明天对得起今天的自己。
这个世界还会有很多很多个英雄,来者无穷,不可估量。他们有很好的未来,有辉煌的战绩,他们会记得这个时代。

他却只有一个歪脖子胖师父。




评论

热度(805)

  1. Peccatumc👻穆穆惊了东南 转载了此文字